就只是隻渣醬/羅維

回APH坑,南伊領
大机率零晃/西ロマonly!
常色西ロマ潔癖

半退ES🌟渣文手
零晃深坑一跌出不來
老人与狗,天长地久✔

不太会写甜文!请多指教❤

【置顶】小小的自介


这里是渣酱/炸酱/早纪,Hmmm随意叫就行!

让我吹一下,头贴是我家可爱的小柯基——!

是湾家人,会把所有作品转简,若有看不懂的用法烦请告诉我了😭

目前的坑:ES、APH、跑跑姜饼人、MHA,后面两个没有深坑

ES半退坑了,本命是晃牙桃李和咪卡

CP零晃不逆,零晃外的零all零吃不下,攻的洁癖很严重,狗狗随意配只要是受都能吃

APH最近回坑,南伊领,副推可能是亲分

CP西罗马不拆逆,副CP独伊、法英、米英,但其实什么都可以接受,只要不动到西罗马一切好谈

非常喜欢异色!异色西罗马可以拆,弗拉维奥是受都吃,安德烈只能和弗拉维一起,攻的洁癖ry

MHA主要爆豪受

愿意以图换文的...

【西罗马】夏天与猫



❖非国设,人类设定

猫咪和交往很久的西罗马在夏天的小故事

……大概算是混更(bu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夏季的巴塞隆纳热得渗人,金色火焰洒下之处全都烫得可怕,干燥的气候连皮肤摸起来都稍嫌粗糙,罗维诺起了个大清早打算去海边散步,只有这会儿才有舒适宜人的温度,和少许讨厌热辣阳光的女孩。

  他将自己打理得完美,决定准备些去海边必备的物品,他看着客厅摆的木制橱柜思考了一会儿,罗维诺不太敢随意触碰柜子的玻璃窗。说实话他并不是那么擅长找东西或是做家务,像某个曾对他恶言相向的公司上属说的一样,他只会把任何事情弄得更糟。

  他往卧室探头,呼呼大睡的西班牙人又换了个姿势,他舍不得...

【西罗马】谁允许你随便搭讪我!(2)


✤非国设,大股东安东X西服店店长罗维诺

此章伊双子场合,安东尼奥没有出现←

看起来很像费里的厨房小教室(……

些微花夫妇,可当友情向

❖前文回顾: (1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夜晚的罗/马温度舒适,外头因为纬度关系还亮着,罗维诺习惯窝在沙发上懒洋洋地看电视。费里西安诺今天回来得早,罗维诺还没开始煮饭,累了一天,把店里打扫的干干净净,顺带弄破了当作摆饰的花瓶。

  他听着费里西安诺和他说路德维希又送了什么东西做了什么事,罗维诺觉得自己满肚子的火气冲上脑,那个该死的土豆混蛋居然拐走他弟弟!

   “闭上嘴煮饭去!” 罗维诺鼓起腮帮子,一脚把费里西...

【西罗马】谁允许你随便搭讪我!(1)

✤非國设,大股东安东X西服店店长罗维诺

可能寫成中长篇也可能坑 ,暂定标题,之后也许会改

第一次写西罗马可能OOC,无文笔可言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安东尼奥·费尔南德斯·卡里埃多——西/班/牙的知名股东,这间意/大/利西服店的新顾客,他也不清楚为何自己会突然走进店里,大抵还是他那法/国籍的损友和他讲了什么,他依稀记得弗朗西斯说的话,仅仅只是随口一句:“罗/马那儿有间西服店,基尔伯特弟弟的恋人和他双胞胎哥哥一起营业的,有时间的话就去捧场吧。”

  是小费里开的店啊。他当时似乎是这么想的,他特别喜欢费里西安诺·瓦尔加斯...

【零晃】文艺三十题

感觉自己快变成半年更

是小甜饼堆,如果能喜欢就太好了!

虽然标题是三十题但是其实只写了三题(*´︶`*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夏与蝉与风铃】

  你曾思索过,夏天的阳光如此猛烈,为何万物却又在这时间点活力旺盛。

  你大概不能算得上喜欢这季节的其中一人。

  你不喜欢出现在校园各地的知了蝉鸣,比起外头的炎热,你的恋人似乎也更加贪恋中央空调给的舒适温度。你喜欢挥洒汗水,可他总晓得要如何把你留下,那窗边的风铃声音清脆,恰好是最能让你平静的旋律。

  你闭起眼,身旁的棺材因为被打开而喀啦喀啦响,虫鸣鸟叫混着叮叮当当,好似夏季的合奏曲。

  ...

@锡安太太一起搞的世界觀😊

锡安:

跟朋友一起搞出来的企划!
第一次搞这个东西真的不太擅长,如果有问题可以再跟我们提出!
欢迎大家一起来玩!!!

【零晃】致失忆自己的一封信

晃牙视角<
之前很有名的那个梗(?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当你打开了这封信,或许你又忘了你是谁、身份是什么、喜欢的人是谁、擅长些什么。

别慌慌张张、别焦躁,因为你想知道的事情本大爷都会写在这封信上,让你记得你是谁。
想问本大爷为什么会知道你的事情,那本大爷只能告诉你,本大爷就是你。

对,没错,你没看错,本大爷是你。

是在你失忆前写下这封信的你。

如果你不相信,可以对比字迹。

现在你相信了?

下面的所有事都是你得要记得和了解的事情,最好把它们牢牢地记在心中、烙印在脑海里。

1、你叫大神晃牙。是小有名气的偶像,属于组合UNDEAD。曾就读梦之咲私立学园,不过刚刚毕业。你有...

【零晃】 圣诞

非常迟来的圣诞贺文

写的是俺零奶狗√

偷偷藏了很喜欢的北欧神话进去!

感觉自己一千年没码字……

烂尾依旧

以上都可接受请再往下拉><

----------

  雪花纷落,如同棉絮般的纯白一片片掉在树上, 绿叶和树枝满满覆盖着冰冷。大神晃牙抽抽鼻子,他站在外头,雪花将他的鼻头冻红。说起来也奇怪,明明是如此寒冷的天,他却说什么都不愿将随意绑起的马尾放下。

  
  似乎是刚入学那会儿吧,朔间零曾拽着他后脑勺那搓长发低笑,大神晃牙有些忘记对方说了什么,他只记得最后朔间零用口袋里掏出的橡皮筋帮他绑了头发,接着向他说道:「这样子不是比较像小狗吗——」他在反驳的同时也感受到某种无...

【零晃】如果雨天我们就在一起

不晓得为什么被吞,重发个QQ

总之就是不坦率小情侣的故事(?)

您的留言是我写文的动力!

---------

  外头正淅沥淅沥下着雨,伞膜的水珠像忘记拧紧水龙头般跟着滴落。大神晃牙说不上喜欢这种天气,大自然的滋润和冲刷会将所有味道重新洗净,比这更恼人的是持续一段时间不停止的,雨水频繁落地的声音。

 
  还好轻音部室隔音效果不差。他想。
 

  大神晃牙走向墙边,轻轻敲了敲眼前的棺材,毫无动静,他靠着棺材坐下,灵敏的嗅觉倒是闻得出里头有人。他抱着心爱的电吉他,这儿古典吉他也不少,尽管那些乐器单价比自己的昂贵许多,他还是喜欢能把摇滚极致发挥、只要碰到就会让人热血沸腾的电吉他。

  「...

【零晃】末班车

感觉自己八百年没写文……

我取这标题也真够烂俗的(

就是个等火车的故事,相信我这是糖!

※毕业后设定

※您的留言是我写文的动力🌟

-----

  他听不见朔间零的声音——准确点来说,火车驶进车站的轰隆声太大,导致他无法听清朔间零说了什么。

  出乎意料,今天在等车的人特别少,不、大抵是因为他们在等待末班车的关系。灰色的水泥地被一闪一闪的日光灯照着,也该修修了吧,大神晃牙想着。

  眼前的人被摇曳的月光衬托的十分安静,朔间零什么话都没讲,深紫色行李箱贴在牛仔裤旁,大神晃牙眨眨眼,他低下头,两个人的影子叠在一起,像总是活泼的那对双胞胎。

  他忽然想起在学校的日子,想起和朔间零...

1 / 6

© 就只是隻渣醬/羅維 | Powered by LOFTER